干得美好,每一种国男都应当具备过如此八个老

2019-10-05 05:51栏目:饮食健康
TAG: 一肖

北方农村曾流行过一句黄色顺口溜,高婆娘,矮婆娘脱了裤子都一样

01 

这么糙的不合实际的顺口溜难怪出自相对封闭时期农村男人之口,其实婆娘们不止身体性情差别大,带给男人的享受和折磨一样差别大。

我最喜欢看到受压迫的,受侮辱的,受打击的人奋起反抗。因为我本身就是个弱者,就是个永远抬不起头的穷屌丝。所以我要给潘金莲点赞,我要给这个人人唾骂的淫妇点赞。她是反抗者的急先锋,她是破坏强权的好手。

画面左边这位五大黑粗,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因为脑袋简单,装的事不多,无非就是靠勤劳弄点小钱使自家人能吃饱穿暖。找男人也不指望学历多高颜值多少,绅士不绅士,有力气犁田有力气给她身体下种,和她快乐中生娃就行。 因为大部分脑细胞用不上,所以就休眠,所以无论挨着床板,地板还是石板泥板,都能睡的香。休息好,身体也好,所以她们大多身形胖胖壮壮的。当然如果她的脑袋复杂些,肚皮里装的有墨水,而且出生在上海之类的大城市,那么这样的身体就不叫傻大黑粗、应该叫丰胰丰满或性感,尤其是大都会的小资们一窝蜂上时装商当,整的男人们有苦无女人care的以虚弱为时髦的今天,她那具旺盛生育力的圆滚滚的大屁屁,应该是很讨男人喜悦的。可惜的是她吃亏在了没条件受好的教育,泥巴味儿太重,太不懂玩驱赶平淡生活的情调游戏,不合时代潮流。让男人特别是有点墨水的年青男人们没法接受,觉得和她混没有面子。

有人会说,潘金莲有什么资格获得他人的好评啊,她杀了自己的丈夫,她跟别人通奸,她养小男人,她专门勾心斗角使坏。可是一旦你们开始谈论西门庆时,你们的嘴脸就变了。他也杀人,他也乱搞男女关系,只许他包养六个老婆,不许潘金莲和陈经济偷情吗?凭什么!凭什么男人就有这样的特权,凭什么男人想成为西门庆,女人想嫁给西门庆。可是一个女人,一个尊重自己欲望的女人,为什么就 要遭到千万年的唾骂?这是巨大的不公。

图片 1

所以潘金莲反抗了,所以她不能忍受自己嫁给一个矮冬瓜,不能忍受没有性爱滋润的生活,不能忍受男人的压迫,不能忍受有人夺走她的男人。她杀人,她通奸,她养汉子,她争风吃醋。在她姣好的面容下竟然潜藏着一个恶魔!可是这是复仇的恶魔,这是我所喜欢的恶魔。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需要请通知删除 右边那位属于时髦“知识青年”,生活就是坐在空调办公室里转转脑子椅子、购购物,喝喝咖啡,偶尔到郊外太阳下拿点维他命D,今天俗称的小资。她们面貌白净光鲜,衣着讲究。一副弱不经风之态。因为脑瓜子聪明到日夜都在运转,为男人为家人为财为面子为名声为掌声为回头率为更好为最好…… 所以她睡不着。虽然那床的设计制作符合人体工程学,躺那上面会比泥巴地上舒服得多。 以上两类女人,相信有点阅历的聪明男人不会随便说谁好谁不好。而对于阅历少或还是空白的男人来说就麻烦。比如山窝窝里飞出的凤凰男, 贫寒平淡寡淡的穷乡僻壤男羡慕诸如上海小姐之类的所谓小资女人:她们皮肤多白净呀!多会穿会打扮呀!看她们多有文化呀!多有气质呀!举手投足都那么的得体。再看看自己背后那些傻大姐们,傻大黑粗,满身汗土,说话粗声大气,和小资们比简直就是原始社会的人.他们绝对会说右边的小资好。

02

弄个知书达理或知书而不达理但很会调情和情调的右边那个她,自己这个山窝里的草鸡也感觉泥草味儿越来越淡了。不知不觉也小资起来。只是时间久了才发现,国女小资们的本质并不像其外表看到的那么舒心顺眼,光鲜靓丽下面还有不少“疤癞”。什么自我优越、蛮横跋扈、公主病、自我金贵 自以为是…… 全是煞你风景折你寿命的东东。当你几经小资们的折磨后,再看左边那类五大黑粗村妇,只要你肯放下你那毫无用处的浮华面子,你会发现新大陆一般看到她们的诸多好处来:任劳少怨守本分,对你忠心耿耿,敬慕有加,你在外面当一天孙子,回家总还能从她那得些安慰,因为进屋你就是神。她在外面不行最少在家里可替你撑起一片安逸让你休生养息,不说别的,光枕着那因体力劳动而来的宽,厚,实且弹力十足的丰乳和粗壮大腿,就能给你一种小船进港湾之感。她眼里的你可是她真正的领导哟!,而不像一般小资青小资中女,虽然嘴巴上对你领导领导的叫,那只是调侃式的顺口溜而已,傻子才会当真。实际上小资女们所追求的一直都是领导你。所以,能放下虚架子的成熟男,包括凤凰男,看到这幅照片上的两个女人,一定会感触良多。 一夫一妻制虽最大程度地保障了合理分配了性资源、也基本平了繁衍权,但那只是理论上的,现实确是,很多人在一夫一妻的框架下偷占分外资源和频密换人,男女以”分段合理合法”抵消了从身体到精神情感都要一夫一妻制的初衷的不合现实。没办法,内貌无完人,外貌差别大,再加性情各异引力不同,再加从天而来无可更改的皮肉的各人大别、能情全投意全合,能周全男人所有妄想和向往的女人这个世界不可能有。此种情况下,除了止步、把此起彼伏的欲望和冲动强压下去,就像战场上一瘦弱单兵面对强大的敌兵队伍的刺刀,只有投降。硬要鸡蛋碰石头,去和无底欲壑较劲,你的命会更苦。 前天在一小镇碰到一个黑瘦的伊朗男人到一熟人的便利店买烟,后来店主说这位有五个老婆,我说小镇又没什么工作机会,这么多老婆她们除了生小孩靠政府福利养活自己,她们能活好吗?店主说这个伊朗男人不错,他靠买烂房子装修转手或出租讨生记,很是勤劳。怪不得一脸疲惫衰相。 每个男人都有猎尽天下美色的高大梦想,所以即便如这位拥有五个婆娘的伊朗男,他也不可能对自己的生活满意,连拥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子天下极品女色的皇帝都不能满足、要挖地道猎更奇呢! 人类被自身的方寸凹凸 和一幅臭皮囊折磨的可真苦。 往欲望深处无止境用功依然空受累-依然不满足不幸福,又不甘清心寡欲于平淡日子。站在男人的角度,我倒觉得现在的新人类真的比我们这些“旧社会”的男女幸福得多也聪明得多。他们在男女情欲矛盾中可周旋的空间比我们大得多得多,我们深受传统道德的影响进不敢退不甘。而“新社会”的新人类不受这些条条框框影响,他们可以理直气壮地去表达尝试去实现自己的需要,萝卜白菜辣椒甜点都可以大大方方去试吃,最后哪个相对最难腻味,就保留。他们可以慢慢去认识自己。面对万花筒般的花花世界,他们不会迷失,迷失的反而是过时的旧人。所以,但凡报纸新闻爆出的那些极端贪名贪利贪女色的大多是老家伙们,而新人类们反倒活的有自己的个性。他们年纪虽小,阅历不少,少小年纪便借时代赋予的自由和宽容明白了自己的真实需要,有能力归纳出自己最需要的,分清楚什么人事只会浪费生命。 老家伙们真要好好向年轻人学习,既然生不逢时,没赶上四九年前,又错过打开国门迎接西方来的自由风,就只能对欲望做做减法,尤其是那些有权有钱又有势的老男人,要活的真正简单且幸福,生命中有这么两个女人愿意将就你就该知足了,一个劳你筋骨,磨你精神,一个抚慰你的身心放飞你的灵魂。无论是同时还是分段。 西方朔2017-5-25 侃于北美

我有一个想法一直在我脑袋里,我觉得潘金莲的心理活动应该是惊涛骇浪的,应该是污秽不堪的,应该是充满咒骂的,应该是十万分变态的。那么是不是应该把她的心理活动写下来呢?如何写呢?《尤利西斯》给了我灵感。

我们就来看看《尤利西斯》最后一章的写作手法吧!一个女人,在她迷迷糊糊的时候,她的头脑并没有停止活动,她还在整理白天的所思所想,还在储存自己对于世界的看法。于是乎,一连串不加标点的句子在她脑袋里流淌。这种意识流的写法不是同样可以用来表现潘金莲的心理活动吗?

她是个有故事的人啊,她是个有想法的人啊,她不敢对人直说的话难道不会在她迷迷糊糊的时候闪过她的脑海?她难道没有想狠狠的骂谁一通?她难道不想赤裸裸的说自己就是个喜欢做爱的女人?她难道不想说说自己的痴心妄想?她什么也想,可是《金瓶梅》里竟然都没有提到。

因为如此,我就开始了这样的工作。我要用意识流的手法,表现潘金莲的内心活动。且看一下内容:

03

母亲:我的老妈子是我的老妈子吗  她眼里只有钱啊  她把我卖了两回  这个老东西  我不是看在她生我养我  我早就毒死这个老贱坯了  我呸  她那天把我卖给王个老家伙  好个乖乖  我的老妈子的嘴里像裹了蜜  一个劲的说我的处子之身是如何珍贵  还怂恿王老头子在适当的时候收用了我   我的老妈子是天生的皮条客啊  我呸  王老头子也是个搞笑的角色吧  他有一天想跟我上床  他胡乱的把我脱个精光  我就挣扎了两三下  结果这个死老头子就一个劲的摸我  摸我还不打紧  好像还一直看自己的裆部  他的软蛋鸡巴龟毛就是个废物啊  摸我半天就是不搞点正经的  当时我害怕的要死  虽然也知道男女就是那么一回事儿  可是谁不怕啊  我就让王老头摸  这个老家伙色眯眯的  就是鸡巴屌不争气  最后王老婆子开始啰嗦了  开始说自己的男人老不死了  这老家伙用被子把我盖住  自己飞似的跑了  跑道他婆娘的胯下当孙子去了  这老家伙没几年就死了  妈妈又把我转卖啦  我被这么一转手  这个疯女人又多得了三十两银子  

版权声明:本文由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发布于饮食健康,转载请注明出处:干得美好,每一种国男都应当具备过如此八个老